艺文志频道

他守着一座山,一群鹿

2021年06月07日作者:王雯 晏利扬来源:威尼斯人注册

  

  初夏,是一个丰饶的时节。在浙江省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千顷塘保护站区域,林间花草、山野生灵,在此刻都迸发出了积攒已久的活力。其中,就有华南梅花鹿的倩影。不远处,伴随着“咔嚓”的快门定格声,这些灵动的瞬间都留在了章叔岩的相机里。

  作为清凉峰自然保护区的一名巡护员、千顷塘保护站原站长,三十余载,章叔岩行走在山脊、河谷、溪流中,拍摄野生动植物。

  “哪怕只能在大家心中留下一只虫子的美、一片叶子的精彩,也是播种下一颗热爱自然、敬畏生命的种子。”

  “长久地陪伴,是我莫大的快乐”

  五月的一天,我们走进这片远离人烟的山林。骤雨过后,山顶薄雾缭绕。一汪碧水旁,就是海拔1120米的千顷塘保护站——“守鹿人”章叔岩的“家”。他站在砖红色外墙的小楼前迎接我们,皮肤黑红,一身帆布迷彩服,两鬓已有些斑白,豪爽的性情里有着历经自然风霜的刻印。

  绵延起伏的清凉峰是生物多样性的集中地。章叔岩与大山的缘分,正始于“呦呦鹿鸣”。

  彼时,他还是浙江昌化林场的一名员工。“一次巡山时,山坳里忽然跳出5只梅花鹿。它们纵身跃上岩石,在蓝天白云下昂首鸣叫。”惊鸿一瞥,他至今仍清晰记得初见时的震撼:长长的鹿角劲挺有力地伸向天空。凌霄之姿,正是奇山峻岭间雄健生命力的呈现。

  一场意外的邂逅,牵动了一生的羁绊。

  1998年,清凉峰要申报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然而,主要保护对象华南梅花鹿在两次野外科考中均未发现实体。章叔岩坐不住了,自费购置拍摄设备,开始了寻鹿之旅。

  “我专门坐车进杭州城,花了近一万元买了相机和摄影机。那时候经济并不宽裕,差不多是全部家当了。”章叔岩回忆。

  由于野生梅花鹿数量稀少、性情机警,想在山野林间一睹其真容并不容易。起早摸黑,翻山越岭,在茫茫雪野里,章叔岩终于遇见了一头梅花鹿,成为全国拍摄到华南梅花鹿的第一人。他把自己拍摄的影像全部交给评审小组,助力申报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  在保护站后方一块180亩大的山地上,母鹿正带着小鹿悠闲地啃食着新鲜嫩

  叶。2008年开始,章叔岩和同事们一起花了7年的时间,把清凉峰野外的部分华南梅花鹿引导到这片半生态繁殖区进行保护、研究,目前已繁殖出华南亚种群梅花鹿70头。至今,保护站已经进行过3次野外放归。他常常不舍小鹿离去。

  “刚出生的小鹿还不会站立,到了第3天‘噌’地可以蹿好远,半个月就可以跟着鹿妈妈出去闯荡。”章叔岩深情地回忆,像是在讲述自己的孩子,“长久地陪伴它们,呈现它们的美丽,是我莫大的快乐,也是我人生的一种享受。”

  把记录的文字和图片展示出来,变成生态文化

  晨曦渐亮,一抹霞光唤醒了山野。章叔岩的一天,早已经开始。保护区里有泉瀑、有沟壑,全靠两只脚板走,连续走十二三个小时是常态。没一会儿,鞋面、裤腿就被晨露打湿,他却不以为意。一年里起码有330天,他在深山“无人区”里与高山白云为伴,与飞禽走兽为邻。对他来说,这充满了不期而遇的惊喜。

  “清凉峰保护区有记录的鸟类共180余种。太阳升起前后是它们最为活跃的时候。有一次,我正躺在一块大石头上,眯眼看着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闪烁跳跃,突然听见耳边有窸窸窣窣的声音。侧身一看,一只如鸡蛋般大小的灰色小鸟毫无戒备地在离我不远处的树下跳跃。我顺手拿起相机,记录下这意外到来的惊喜。”章叔岩说。

  他的微博和微信朋友圈,晒满了每一个山头沟谷动植物的照片与视频。在他的镜头下,动物们尽情享受它们的小世界。蝴蝶羽化、母鹿哺乳、昆虫交尾,都成为摄人心魄的美妙瞬间。

  只是认识?远远不够。

  让每一个人认识自然、敬畏自然,并以行动保护自然,才是他长期观察、记录背后的原动力。他主动走出大山,去学校、去社区、去其他自然保护区讲述清凉峰上动植物的故事。他想要为科学研究提供依据,把记录的文字和图片展示出来,变成一种生态文化,从而丰富自然教育。

  “食草动物的眼睛很善良,也很漂亮。”“林深时见鹿,你好哇新朋友。”很多网友通过他的影像作品开始关注自然,令他深感欣慰。

  黎明前,万物潜憩,章叔岩手中摇晃前行的手电筒是这儿唯一的光,却“照亮”了整座山峦。

  


本作品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。联系电话:010-67175015
编辑:姚超

相关新闻